数字报HTML版
 
 
 
上一版 下一版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第A3版 综合新闻  标题导航
   县妇联举行家庭教育日活动
   我县举办普通高中教育发展联盟研讨会
   扶贫干部邹波与大自己10岁的“女儿”
   全县各乡镇街道开展人居环境整治行动
   云阳启动“千名律师服务职工在基层”法律服务
   我县组织考察团赴渝北区考察新课改
 
A3 综合新闻 2019.5.16 星期四

放大  缩小  默认

扶贫干部邹波与大自己10岁的“女儿”

不帮,一辈子良心不安多了个比自己大的“女儿”帮“女儿”寻到亲人找到根

  
  今年39岁的邹波是黄石镇社保所所长,两年前,他用尽所有的想象力都不会想到,自己会和一个穷困不堪的家庭、一个患有间歇性精神疾病的村民有交集。但是,扶贫路上充满着未知与奇遇,就在这些意想不到和意料之中,他主动“扶”住了贫困户陈国琼,也用真情“扶”出了一个大自己10岁的“女儿”。
  炎日当空,鼻子里满是浓腻的青草味,耳中聒噪的蝉鸣一声比一声高,在2017年夏天,邹波第一次见到陈国琼一家人,这次见面的景象一直令他耿耿于怀。“在见到陈国琼之前,便有很多人给我打了‘预防针’,说他们一家太难了,作为家中唯一劳动力的户主张必兴在三年前去世,妻子陈国琼患有间歇性精神疾病,儿子智力低下,只有一个年幼的女儿正读小学六年级。”然而,即使有一定的心理准备,当真正来到黄石镇杨柳村二组陈国琼家中时,邹波心口还是像挨了一记闷棍,难受且寻不到发泄的出口。
  “我在他们一家人眼中,看不到生活的光亮。”邹波回忆起来仍觉痛心。一家三口挤住在土坯危房中,家里连床都没有,厨房和厕所挨在一起,味道令人作呕,而到处飞的苍蝇比老鼠还要嚣张。陈国琼和儿子张岗蓬头垢面,神情呆滞,在炎热的夏季穿着厚重的棉衣,只有女儿张平警觉地瞥了自己一眼,随后便默默地低垂着头,像是要把地上的泥土看穿。“如果帮扶他们家,我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把他们从穷困的泥潭中带出来,但是如果不帮他们家,我觉得这一辈子良心都不会安。”曾经当过兵的邹波为人做事磊落,不想带着愧疚生活,于是他心中暗暗决定,不管结果如何,一定要尽心尽力去帮助这一家人。
  营造良好的生活环境是改变的第一步,也是走进这个特殊家庭的关键一步。为了能申请到D级危房改造指标,邹波多次走访进行拍照录像,并邀请镇、村相关领导实地调研查看。通过一个多月的努力,改造指标申请到了,但陈国琼母子三人的情况特殊,房子由谁来建呢?“思前想后,我还是自己亲自来比较放心。”邹波一手担下了房屋选址、施工、通水、通电、装修等事情。
  事情繁多,但邹波干得精细。“他光是房屋选址就自己跑了好几天,要环境好,要离亲戚近点,要有一小块可耕作的地方,他的要求比陈国琼家人提出的还要高。”杨柳村村支书范光志笑着说。
  砖房修起来了,但有家具才像样。为此,邹波发动亲朋好友捐赠家中闲置的家具,并在网上进行募捐,为陈国琼家中置办了32寸的彩电、木床、被褥以及衣服等。2018年年初,陈国琼同儿女搬进了新房,随后,儿子张岗也跟着大伯到工地上务工,学安身立命的本事。
  在一次次劳累,一趟趟搬运家具的过程中,邹波与陈国琼一家人越来越熟悉,他发现陈国琼喜欢“模仿”自己,自己做什么她便跟着做。“这不就像小娃嘛,我女儿小时候就是这样的。”邹波意识到或许可以通过有意的引导,使陈国琼增强生活能力。此后,邹波每天都会抽出时间去陈国琼家中,有时拿起扫帚带着她扫地,有时一边清理灶台,一边告诉她炒了菜之后要把锅刷干净,有时带她一起叠衣服、叠被子……“教她做这些事情时,要有耐心,就像是父亲教自己女儿一样。”邹波说。
  在邹波的耐心引导下,陈国琼的家务活做得越来越漂亮,但是如何让她主动去做呢?邹波想起以前教自己的女儿干家务事时,总是拿零食作为奖励,这个大“女儿”吃不吃这套?邹波决定试试。于是每次教陈国琼做家务事时,邹波便会反复叮嘱:“屋要扫干净,锅要洗,下次我来检查,如果干净我就给你买好吃的,好不好?”听到有好吃的,陈国琼便会微笑着点头。
  此后,邹波便会隔三岔五地前来查看陈国琼的家务活做得如何,每次来的时候,他手上总带着点小奖励:有时候是一袋零食,有时是一瓶洗发水,有时是文具。而每当邹波来时,陈国琼听到声音便会出门来迎,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。“她现在的表情有‘生气’了,和第一次见到她时脸上的呆滞无神很不一样。”邹波说。
  和邹波越来越亲近的还有陈国琼12岁的女儿张平,每次看到这个与自己女儿年岁相仿的小孩,邹波便总觉得自己做得还不够。“其实他做得真的挺多的,为了让张平提高学习成绩,他甚至自掏腰包给孩子报辅导班。”邹波的同事罗莉说。
  “张平的生活、学习方面我不担心,唯一担心的就是心理健康方面。”邹波担忧地向记者解释,张平越来越大,进入青春期的孩子比较敏感,而母亲陈国琼又无法给孩子教育引导。为此,邹波专门请黄石中学的一位女性教师为张平单独教授卫生课,并在家长会、文艺汇演等学校活动中担起家长的责任,从不缺席。
  或许是居住环境得到明显改善,或许是和大家的接触越来越多,陈国琼清醒的时间也越来越长,偶尔能忆起以前的事情。一次聊天中,陈国琼突然小声说想哥哥、姐姐了,哥哥姐姐住在巫溪的茶园坝,等邹波再追问,她便说不清楚了。陈国琼的这句话让邹波激动了很久,他说:“我们一直不知道陈国琼的家人在哪,如果真能找到她的哥哥姐姐,不仅能为她寻回亲人,找个依靠,还能帮助治疗她的精神疾病。”
  从“茶园坝”这个小地名入手,邹波利用亲朋好友各方力量,为陈国琼寻亲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历经三个多月,于去年7月,终于在巫溪县红池坝镇找到了陈国琼的两个哥哥和两个姐姐。“联系上她的哥哥姐姐时,我心里激动得都说不出话来了,太好了,找到亲人了!”邹波回忆起那个激动时刻时,仍红了眼眶。
  不久后,娘家亲人们便来看陈国琼一家。时隔三十多年,家人再次团聚时,陈国琼仍记得自己的哥哥姐姐,她不错眼地看着哥哥姐姐,脸上挂着笑,眼里也是笑,满心都是欢喜,可泪珠却一串串往下掉,掉得大家心疼又心酸。那也是自帮扶以来,邹波头一次见到陈国琼高兴地掉眼泪。
  正如邹波所料,找到家人的陈国琼精神状态更好了,去年她自己还养了一头猪崽,经精心饲养后,长到了260多斤。为帮助陈国琼恢复得更好,邹波将陈国琼的探亲之旅提上了日程。“这件事情其实有挺大风险的,万一路上出点什么事,责任全是我的。”邹波明白做这件事的风险,但是他更加难以辜负那双期盼的眼睛,那串思乡的泪珠。
  在做好各项准备后,邹波在去年8月开车载着陈国琼和张平出发前往巫溪县。为避免发生意外,他放慢车速,走走停停,时时观察情况,并不断和陈国琼聊小时候的事情。原本只有3小时的路程,他们足足用了5个小时,一路上精神高度集中的邹波到家后连话都不想说,但看到陈国琼和张平满足的笑容,他觉得累点也无所谓。
  “邹老师对我幺妹的帮助比我们都大,我们一家人不知道应该怎么感激他,说什么做什么都显得微不足道。”陈国琼的大姐陈国珺在微信视频聊天中告诉记者,一旁的邹波闻言忙笑着摆摆手。
  如今已是初夏,陈国琼在自家门口种下的蔬菜长势喜人,一株小小的野菊花尽情绽放,连空气中也满是甜香。告别时,陈国琼跟着走了出来,邹波走在最后,反复叮嘱:“你要勤快点,娃儿回来了把猪肉煮给她吃,我下次来给你带好吃的,回去吧!”陈国琼笑着点点头,乖巧地返身回了家。
  (记者段斯斯)